鬼道玄医 第一七九章 认识?不认识!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倒霉透了,这才准备动手呢,就被一个不相干的女人给制服了,要是传了出去,姚丽娜这令人胆寒的名字在同道中可就成了笑柄。

    完全睡死的人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死猪一样的重,这一时半会儿的想要搬开压在背后的女人可不容易,除非是杀掉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陈柏宇。”姚丽娜不禁咒骂了一声,要不是那个男人的出现,现在就是把背后那个人杀了也不会有任何心里负担,可惜,那已经成了也许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被人用刀子架在脖子上,任谁都不会有好心情,再加上阿莲这个程咬金的乱入,差点就要了他的小命,只要自己挡手慢了那么一点,此时脖子该被切开一道骇人的口子了。

    陈柏宇将两个缠在一起的女人推到一边,顺手操过一旁的匕首架在姚丽娜的脖子上,只是不知为何,在见到这女人的第一眼,心头竟然不自觉的一震。

    自认没有见过这个女人,也不曾相识,论容貌,比白天见到的陈思琳要差上一分,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反被制服,以姚丽娜心高气傲的性格,怎可能老老实实的回答,陈柏宇也没注意到她是怎么动手的,却可以将阿莲的身子拽上来撞向匕首。

    这可不好,陈柏宇还不想错手杀了自己的同事,可这蹲在床上,稍微往后那么一退,反倒自己坐倒下去,姚丽娜趁机砸过来一个盛放水果的盘子。跟着往床边一扑,身手矫健,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。

    来的女人,是个硬点子,不过,陈柏宇虽然丧失了记忆,可凭借身体里的本能,还是作出了正确的反应。

    盘子其实就是一个虚招,就是要自己保住阿莲下的套子,只要自己先去接了盘子。一会肯定会有另外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。而且这回儿要再躲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陈柏宇微微一笑,将阿莲推开了一些,该死的女人,睡得跟猪一样。也不知道刚才她是怎么趴到一个女杀手后背上的。

    盘子没必要去接。因为它会自己掉在被子上。陈柏宇反手握刀俯身往盘子后面的身影提刀切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属交接的声音,果然不简单,这样也能接得住。陈柏宇不敢恋战,怕在这房间里不小心就伤了睡死了的阿莲。

    他将力气用得老大,逼得姚丽娜只能不断的后退,不一会儿就两人就纠缠到了洗手间门口,一块门板撞了过来,陈柏宇手中的匕首深深的崁了进去,力气一时用老,刀锋没入得太深,一下子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眼看着寒光闪现,陈柏宇不得不放开匕首,转而缠住对方的手腕,再一带,黑暗中传来那个女人的惊呼声:“太极拳?”

    是的,陈柏宇情急之下使出了自己最熟悉的太极拳,而姚丽娜,其实曾经调查过陈柏宇,知道那个男人深谙太极拳之道。

    以姚丽娜当时在海禅市的势力,要调查到陈柏宇杀过人还是不难的,最让得她印象深刻的,自然就是太极拳了,所以在分离了许久之后,突然见到有人会太极拳,怎能不叫她吃惊。

    可惜,陈柏宇不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功夫,现在打他依靠的不过是本能的反应,他甚至以为,对方是故意出声吓唬自己的,正要一招‘送虎归山’将人抛出去,却听到那女人问道:“是你,陈柏宇?”

    这……陈柏宇顿时愣住了,他看到面前的女人急切盼望的样子,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下手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见对方没有再动手的意思,便回问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他很希望对方真的认识自己,这么一来,就可以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了,那些消失掉的东西,肯定非常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厕所灯被打着了,站在门边的两人,这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姚丽娜噙着泪,不等陈柏宇说话便一下扑了过来,死死的抱住了这个让她牵肠挂肚的男人,弄得后者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仿佛深怕这一切都是假的一样,姚丽娜抱得更加的用力,而陈柏宇的两只手却生硬的停在半空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心里面还在奇怪:这都是什么人啊,刚才还打打杀杀的,才一会儿的功夫,就跟见到久违的男人一样。

    怀里的可人儿哭得厉害,陈柏宇肩膀的位置都湿透了,半晌,他才搓着有些发虚汗的手慢慢的靠近姚丽娜的后背,轻轻的拍了拍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的安慰动作起了作用,姚丽娜逐渐从大哭转成了啜泣,然后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这又让陈柏宇涨了姿势了,难怪说女人是水做的,这哭起来眼泪哗哗的,一会儿又变了模样,真庆幸自己没有得罪女人。

    想想就好,这话要是说出来,姚丽娜肯定会多叫上几个女人过来狠狠的教训一番陈柏宇。

    还好,她还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内心,猛的一把推开陈柏宇,抬手将匕首的刀尖对准了后者的心脏,嗔怪的道:“你怎么现在才来?你为什么要来?”

    话说得莫名其妙,怎么听怎么不对劲,陈柏宇一阵冷汗,心里疑惑这个女人是不是认识自己,又对两个答案截然相反的问题感到头大,“我究竟是该来,还是不该来?”

    就是嘛,哪有这般责怪法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该不该来。”姚丽娜突然黯然了下来,苦笑着喃喃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你是该来,还是不该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告诉我,你来这里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我是谁?你是不是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姚丽娜正感到吃惊,却不料一个衣衫不整的身影闯了进来,而且还是从床的位置走过来的,迷糊着眼睛晃晃悠悠的走过来,还不小心的拌了一下脚,跌在了陈柏宇身上,软趴趴的挂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了,姚丽娜只感觉大脑轰鸣一声,刚才混乱的思绪一下子被炸开了,剩下的,只有陈柏宇和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勾搭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气得就要拿刀去捅陈柏宇,“你…我以为你是为了我才来的,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,亏我还惦记着你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长久以来积压在心里的委屈,一下子爆发了出来,像姚丽娜这种刚强的女人,其内心深处的委屈更是比一般人的还要强烈,一旦爆发,就会像点燃了炸药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管不得陈柏宇是不是自己的老相好了,姚丽娜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了过去,是要把人洞穿才甘心。

    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淌,可就说是突袭,她也不会是陈柏宇的对手,匕首被轻易的夺了过去,姚丽娜只能抬手想狠狠的扇对方一巴掌,也被死死的抓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看到衣衫不整的女人似要掉下去,却被陈柏宇给揽住了,难怪自己进来杀人会突然闯进来一个女人,难怪他会说什么自己是谁的话。

    哼,看来一直不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。姚丽娜紧紧的盯着面前熟悉的面孔,从认识开始,这个男人好像都只是为了给自己治病,并没有过其他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我自以为是了,放开我,以后不会再来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真的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姚丽娜冷冷的道:“别在我面前装疯卖傻,我没兴趣陪你疯,陈柏宇,下次再见面,我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狠狠的甩开陈柏宇的手,姚丽娜头也不回的走了,今晚给她的打击太大了,内心深处的那一点希望陡然破灭,让一个原本冰冷转而柔情的女子,此刻又恢复成了以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看她的样子好像很生气,我又没得罪她。”

    “喝…”

    陈柏宇:“…...”

    嘴里嘟哝着,一旁的阿莲又滑到地上去了,真是个粗心的女人,跑错房间都不知道,还敢把自己的衣服弄得一团糟,好像连文胸都跑出来了大半。

    实在是不能直视,陈柏宇撇着头将人弄到了床上,帮她盖好被子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了一丁点的睡意,姚丽娜的出现,以及见到她的样子时的那一阵触动,都让陈柏宇觉得,那个女人肯定是认识自己的。

    估计是自己把她给忘了,又没解释清楚,这才把人家惹得生气了,下回见到一定要说明白了,然后再向她问问自己的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陌生的地方,能碰到一个知道自己过去的人,让陈柏宇一直充满阴霾的内心豁然敞亮。

    现在他可以不计较孔令顺是不是在算计自己了,从大厅的吧台找到一瓶红酒给自己倒上一杯,陈柏宇走到窗口,看着如同星河一般的城市夜景。

    姚丽娜出了酒店,第一时间就接到了陈安打来的电话,真是一头暗藏玄机的狡猾狐狸,自己不过临时起意要过来玩闹一番,就已经被知道了,还准时的在她出了酒店才打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陈安问起陈柏宇的事情,心里愤恨那个男人欺骗自己,但她清楚陈安的性格,便说道:“是个人物,论手脚不比我差,而且还是个医术了得的医生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[三七中文 www.37wxw.com]百度搜索“37wxw.com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